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含笑

开心过好每一天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在江苏武进湖塘桥度过快乐的童年,在无锡石库门里结交了好多同龄的小伙伴,愉快地上完了小学和初中。迁居乾德里,看到了缫丝工人的家庭生活情况。 我的曲折的学习道路开始了,上中专,遇到自然灾害,国家困难停办了,考高中,考大学多不易啊!偏遇文化大革命,大学生不上课了,少学了好多知识。为工作北上陕西,为了家庭南下江西,走南闯北几十年,88年才叶落归根回家乡,无锡江南中学是我·最后一个工作单位。人的一辈子不易啊!开开心心的过完这最后一个阶段吧!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张锐锋:诗人韩愈从自然中看到了自己  

2014-07-09 15:22:47|  分类: 4) 中外名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天街小雨润如酥
草色遥看近却无
最是一年春好处
绝胜烟柳满皇都

古代诗人是细腻的,他在雨中发现了一些可疑的迹象。诗人韩愈在雨中走着,不知不觉地来到了郊外。雨线蒙蒙,它几乎打不湿衣服,他只是觉得这从天而至的微雨是光滑的、美好的。这当然是初春之时,万物萌生,韩愈作为农耕时代的诗人,自然会感到这小雨的恩泽意味着什么。季节的更替,使一年中的时钟重新转回到起始。诗人在大自然中开始遗忘了俗世的种种烦恼和快乐,沉浸在宁静的对大自然的注视之中。他突然发现了草色随着距离的变化而变化的奇迹。他远远看去一片渺茫的、毛茸茸的、广大的、均匀的嫩绿——它显示着自然的生机,这像预言似的植物毛坯一夜之间在细雨润泽之下就冒了出来,真是不可思议。他怀着一种特殊的敬畏之情慢慢地走近那些绿色,当真的接近它时,那朦胧的草绿竟然梦幻般消逝不见!

这是怎么回事? 它们哪里去了? 是不是幻觉? 或者它们就根本不存在? 不。它们存在的。是你在近处无法确认它们。这些初生的绿草太细小了,它们只有在整体中显现。诗人把一个非常有趣的疑问记录下来,使这一疑问包含了全部答案。他问的时候,已经在开始回答了。诗人不停地退到远处,又走到近处,草色一会儿出现了,一会儿又消逝了。他不停地怀着好奇心感受着这莫名其妙的变化。实际上,当他走近时,他的一部分从自己的身上分离出去,他的生活因而发生了奇妙的误差。那么,他从这由远及近的过程中究竟看到了什么? 看到了从有到无的事物的流逝。他又在由近而远的过程中看到了什么?看到了“有生于无”的万物的产生。事物的两极原来在一个人的进退之间。在一定的距离之内,竟然让人能够感受到差不多是人世间的全部内容!你看到,流逝是属于个别的、每一棵个别的草或者说每一样个别的事物,存在是属于整体的。事物的产生也不是一个一个地单独地出现,而是以一个盛大的形式展开。在远处你看到了草的全体,在近处你试图找到个别的草。在我们的生活经验里,这是合乎逻辑的和应该能够办到的。然而,由于草的初生的性质,我们的生活经验不灵了,被粉碎了,被摧毁了。雨使个别的草和全体的草得到了合理而公正的区别,个体必将随那个诗人的接近而消逝,整体却要随那个诗人的远离而存在。一个人会死亡,人类却会永存。远远的眺望会使人激动和乐观,近近的、细细的观察和体验必会使人悲伤。

几乎所有的事物都有一种拒绝人接近的本性。你只能站在远处欣赏它,感受它的无限之美、全体之美。古代诗人韩愈仅仅在无关紧要的距离之内获得了童稚之趣,他肯定没有想到,这有趣的现象一旦坠入生活,就让人真正地痛苦和绝望。这是一些美好的事物总是让人悲痛的缘由。诗人却仅仅看到美好的一面,他说,最是一年春好处,绝胜烟柳满皇都。他首先肯定这是一年中最好的时候,为什么好呢? 是这种具有丰富内涵的草与视觉的交错变幻,点燃了人的童趣。是的,雨是有趣的,草是有趣的,人又正好置身其中。这难道不是胜过了布满皇都的烟柳吗?因为那烟柳意味着极盛的东西,其中实质上正含着衰败和凋谢。而这些若隐若现的郊野之草,却是初生的,它的生的力量仍积聚在大地里。韩愈想到了盛夏的皇都,烟柳垂丝,行人如织,亭台楼榭,酒旗微漾,市声激越,丽轿颠荡,鼓呐驰噪,官衙肃穆,侍卫鹄立,冤鼓时鸣,吏呼频起,那是何等热闹的景象啊。在那样的境况里,人心是不得宁静的。他曾被那密布的烟柳所淹灭,也曾被那奢侈、繁华、排场和气势所震撼,然而他最终感到了厌倦。因为,他只能看到外部、别人、他物,不能看到自己。自己在盛夏里蒸发干净,而烟柳却更加茂盛。今天,韩愈在小雨中徘徊,他不是在发现自然的无穷奥秘,而是从自然中一点点地看到了自己。大自然中有着一面不朽的铜镜,它在隐秘之处闪光,并一直对准那些试图追寻自己的人。韩愈喃喃自语:“这儿才是最好的春天所在,它胜过烟柳茂密的皇都啊。”因为这是不受众人干扰的春天,这是一个完全按照天意和神道运转的自在时空。他的心浸于其中,并从那细微、滑腻、酥酒般的小雨中呈现出来,它穿透了若有若无的草色的光芒,在蔼然蒙葺的一年之初照耀着。他想,这儿与皇都是世界的两极,皇都属于皇帝,这里属于我。皇都的烟柳是别人,这儿的未青将青的细草则是自己。韩愈看看四处无人,便随便地坐在一块石头上,他饥渴地等待这小雨一点点把他湿透,他所怀有的实际上是土地的欲念,草的欲念,它们也是这样地保持着一个诗人的姿势,等待着,焦渴与希望同义。

更多内容尽在《复仇的讲述》(当代散文名家系列,绕不过去的中国当代散文经典作品。中国“新散文”运动发起人张锐锋思辨之作,当人类理想遭逢物质的挑战,历史上勇敢的复仇者如何为之执法)

敏感的热书嗅觉,分享更多图书资讯:

欢迎关注微信“东方文化观察”,同名豆瓣小站、微博、博客。

相关著作推荐:

《生命呼吸·古镇随想》(当代散文名家系列,绕不过去的中国当代散文经典作品。看茅盾文学奖得主张炜的心灵独语,在文学的世界里,他比莫言更幸运)

《生命呼吸·巨鲸歌唱》(当代散文名家系列,绕不过去的中国当代散文经典作品。随犀利女王周晓枫看透人间世相,童话的明亮背后不会没有黑暗破损,人性深处也少不了冷酷绝望)

《生命呼吸·在苍凉》(当代散文名家系列,绕不过去的中国当代散文经典作品。中国当代复调式散文教父级人物刘烨园情怀之作,字里行间所散发的精神魅力,和作者特立独行的人生态度令人肃然起敬。)

 
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